有些工作則完全與攝影無關抓漏

一、不是她,是他抓漏
大約85%的受訪者都是男性,且年齡在30-49歲之間。性別和年齡交織出一個基點,這批人正好處於職業發展的中期,可見轉型的衝擊對他們來說會更難熬一些。
缺少女性,這個事兒我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意外,也毫不意外。
參與調查的最多的是歐洲攝影師,接近一半,其次是亞洲。另外,大多數都有大學教育文憑。
二、自由職業者居多
自僱人士的比例雖佔54%,但已開始下降,因為2015年的調查顯示有60%的人是自由職業者。
自由職業者人數的下降多少也是來自經濟壓力,因為參與調查者的全部收入只有不到一半來自新聞攝影工作(2015年是43%,2016年39%)這導致他們需要從事兼職,有些工作則完全與攝影無關,甚至包括餐廳服務員,無關工作所佔比例2015年是5%,2016年增加到13% 總體來看,只有13%的人認為自己依靠攝影獲得了體面的收入。
受訪者以攝影來獲得收入的比例分配是:30%的人的主要收入來自新聞攝影,21%的主要收入來自商業攝影,17%的人主要靠紀實攝影,之後的比例是:體育(8 %),肖像(8%),自然(8%),娛樂(2%),時尚(2%),環境(1%)。 自僱人士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更傾向於是媒體供稿者(Stringer)。
他們最慣常所供稿的機構依照比例多少依次是:報紙(29.4%),雜誌(29.5%)網絡媒體(9.8%),新聞通訊社(12%),攝影圖片社(17%),非新聞類公司(12.3%),非政府組織(13%),其他(9.5%)。另有25%的人有其自己的固定工作而不屬於自僱人士。
三、不得不成為「多功手」
越來越多的人被要求拍攝影音,2015年是32%,2016年是37%,然而——幾乎所有的受訪者(比例超過90%)都認為,抓漏他們更願意拍攝靜態照片(可見拍攝視頻的意願主要來自外部壓迫而不是自身)。

Posted in 隔熱膜, 隔熱膜原理 | Leave a comment

兩年的總體結果差不多抓漏

這個機構試圖描繪時下新聞攝影的行業全景抓漏,攝影師參加比賽的同時可選擇參與問卷調查,主辦方與蘇格蘭斯特靈大學(University of Stirling)研究機構對調查結果做分析。兩年的總體結果差不多,我將以2016年的報告為主來談。
我對這份報告充滿興趣。因為此群體是社會中相當獨特的構成,他們選擇做攝影記者,多少是一種對正正經經去上班的「反叛」。
無論荷賽頒獎禮上的人們如何正式參加,他們始終都是不循規蹈矩的一群;他們富有理想,卻又深切體會到社會壓力,來自個人較為邊緣的社會地位,也來自近距離接觸社會問題的經歷;他們的「職業」因攝影的數位技術普及變得自我懷疑,而整個媒體行業處於變革時期……嗯,好吧,假使這一群人已無法抗壓,那大家今後就都正正經經去上班吧。
2016年,荷賽的參賽人數是5,775人,參與調查的是1,991人。比例並不是很高,但我卻有些偏激地認為這個數字正正好,正好除掉那些想用花拳繡腿來沽名釣獎的攝影師們。
問卷最後一個開放問題:「你還有什麼想要說的?」有723人回答,可見其並非只是為了應付這份問卷。還有一個數字值得注意,來自中國的參與者從2015年的62人在2016年激增到213人,抓漏佔總調查人數的11%,使得這份調查也可以映射中國的現實。
用簡單一點的話來說,荷賽這份報告:《新聞攝影的狀況,2016版》(The State of News Photography 2016),將為你描繪出一個典型的荷賽參賽者形象(也能反映整體) ──是誰為你拍下了那些新聞照片:

Posted in 汽車隔熱紙, 隔熱紙推薦 | Leave a comment

抓漏愉快一點吧

對荷賽最慣常的埋怨就是,你們老盯著生活不愉快的一面抓漏。
對此,評審Marry F. Carlvert如此解釋,如果你生活舒適,真的很棒,沒人攔著你,但世界上卻也有一些人,經歷著痛苦,恐懼,傷害,不公。攝影記者的工作就是照亮這個世界,用強有力的照片讓人們感受到那些不如我們幸運的人存在,並意識到這是「我們的問題」,不只是「他們的問題」,我們可以一起來改正它。
說完了這話,Carlvert又補了一句,這貌似有點理想化啊,但假使我們能改變一小部分人的態度,就已經上升了一個台階。
報導攝影師這個群體,內心充滿糾結,一面是親眼目睹讓人感到無力和絕望的現實,另一面卻又是想改正這個世界。這兩種態度如潮汐,縈繞在攝影記者工作。當你不再為之改正時,也許就是離開的時候。
做出這個選擇的人也不少,一位參賽攝影師說:「我們應該停止那種認為自己很重要的想法,愉快一點吧。人生苦短。」另一位比利時攝影記者則道出這行業的現實面:
很多布魯塞爾的攝影記者都離開媒體跑到政府機構工作,為的是更好的薪水,更優越的工作環境。這不是意味著他們做更多是宣傳而不是新聞。我想要知道在世界其他國家是否也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說到這裡,我想談談荷賽這兩年做的一個事情抓漏。

Posted in 隔熱紙推薦, 隔熱紙透光率 | Leave a comment

什麼才是公眾必須看到的抓漏

評審完畢抓漏,2017世界新聞攝影大賽(又稱荷賽)公布得獎者,結束了。圍觀的人也該散了。
即便在之前所謂的被荷賽刷屏,也完全是一種假象,這年頭,還有誰會去關心昨天的新聞照片?恐怕唯有「誰得獎」才是更容易在朋友圈擴散的話題。
沒誰會在乎評審委員和攝影師的想法,但他們才是這個評論事件的真正當事人,來自新聞攝影領域的一小撮人。今年的評委會主席Stuart Franklin有點悶,他在衛報發表了一欄專欄文章《恐怖分子的圖像不應成為年度照片 – 我投了反對票》,貌似充滿爭議,若你把文章讀完,字詞中卻滿是「善意」:
「對不起,Burhan(該照片攝影師),這是一張殺人的照片,兇手和遇害者都在同一張照片,在道德上其問題就和傳播恐怖分子斬首的場景一樣。」
「將這樣張照片放到如此高的地位,是對那些緊視這種刻意製造的奇觀的人的邀請。」
「我們評審的職責是要從中斡旋協調。荷賽非政府組織,非常重視攝像師的努力,提高新聞攝影的地位,並驕傲將之展示給全世界。」

2017 世界新聞攝影大賽 -年度最佳照(攝影/Burhan Ozbilici/The Associated Press)
Stuart Franklin不認為這張照片不好,而是憂心其散播罪惡。畫面刺激的照片是否值得傳播?這向來是編輯部(傳統的)裡的大麻煩。爭論背後是一種責任──什麼才是公眾必須看到的?可惜這種責任感已經越來越稀薄,更無暇費勁討論,只是按一個鈕發送,按一個鈕刪除,扒拉一下劃滑過抓漏。

Posted in 隔熱紙, 隔熱紙品牌 | Leave a comment

義工老師都是專業的建築師抓漏

義工老師都是專業的建築師抓漏,「愛沙尼亞建築師公會」(The Estonian Association of Architects)現任會長卡特琳.庫夫(Katrin Koov)就是其中一位。這群老師把握機會向小朋友們解釋如何興建房屋、空間的適當比例是什麼,但是又該如何對建築保有一些奇想。
在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最新的常設展──「變動中的空間:愛沙尼亞百年建築展」(Space in Motion: A Century of Estonian Architecture)之中,除了有「文化」、「社會」、「城市」、「住居」、「休閒」等建築主題,還有一區名為「奇想」(Fantasy),就是要特別留給那些沒蓋成的、或是實驗發想式的建築。
常設展Space inMotion–A Century of Estonian Architecture
「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與好搭檔「愛沙尼亞建築師公會」選擇的方向,依然是朝向更開放。他們認為,國家小,更無法閉門,否則不是走回從前的「鐵幕」裡?公會主張建築界應該要有更多國際競圖,不顧自己的生意是否因此減少。建築博物館少辦一些本國的展覽,精選海外特別的建築展(如田中央)來愛沙尼亞,讓大家看看世上可以存在一些自由。
歐雅里提醒,包括他們國家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愛沙尼亞人都敢讓當年只有31歲的馬特.拉爾(Matt Laar)來擔任。而在建築上,愛沙尼亞則是到處可見不少年輕建築師大膽、實驗的設計。她承認,這些建築不是每一棟品質都很完美,「但是你可以讀出建築之後的野心。」
「愛沙尼亞建築博物館」,不妨也從同一角度來欣賞抓漏。

Posted in 大樓隔熱紙, 汽車隔熱紙 | Leave a comment

注重演講能力的美國課堂防水

文化融入難 學業挑戰大防水
身在異鄉求學,文化融入固然是無法迴避的問題,但對中國留學生來說,更難適應的,恐怕是中美教育之間的巨大差異。
Lizzie現在在喬治亞州立大學修讀人機交互碩士學位,專業班上有40多名同學,其中三分之一來自中國。之前在密蘇里州修讀新聞學時,從小習慣中國課堂氣氛的她一開始不能適應氣氛踴躍、注重演講能力的美國課堂。
「誰能說會道,誰的點子就會被接納。」這樣的教學氛圍令初來乍到、英語能力還不太好的她非常挫敗,在小組討論時提出的建議往往不被認可。
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報導,2014-2015年間,共有大約8000名中國留學生,因為成績平均績點(GPA)過低、學術欺詐以及違規等問題被退學。顯示中國學生在美式教育上,仍有極大的「水土不服」。
施萊賽爾對此表示,教學模式上的差異毋庸置疑,但中國留學生既然獲美國大學錄取,校方在一定程度上相信學生以往接受的教育,包括語言能力等,足以讓他們順利在美國展開學習。
「我們有來自全球120個國家的外國留學生,他們各有各的優點,中國學生表現非常突出,往往都可以在自己的課程上表現優異。更重要的是,大學提供了不同的文化互相學習的機會,讓學生從其他同學身上學習防水。」
密歇根大學校長施萊賽爾(Mark Schlissel)。
密歇根大學校長施萊賽爾(Mark Schlissel)。攝:盧翊銘/端傳媒
中國因素真的會影響美國學術自由嗎?

Posted in 隔熱膜, 隔熱膜原理 | Leave a comment

不管私下約吃飯還是遊玩防水

密歇根大學2016年的最新數字顯示,防水大學秋季在讀學生共有40860人,其中國際學生5754人,中國大陸留學生數目為2444名,同樣拔得頭籌。
施萊賽爾認為,不斷增加的留學生數目可以令大學在文化、智識和社會等方面更加豐富。不過他同時承認,中國留學生在社會融入上,面臨一些困難。
「畢竟他們(來到美國後接觸的)文化完全不同,有些人很快能夠融入,但有些就更多選擇華人朋友圈。你不能干涉學生們選擇跟誰相處,但密歇根大學想要做到的,是給所有的學生,不論本地學生還是外國留學生,創造一個平等的環境,讓他們都能成為大學社群內的一員。」
正如施萊賽爾所說,中國留學生來到美國之後,首先要接受的,就是差異極大的文化洗禮。像Yi這樣的中國學生來到美國後,社交圈都以中國人為主,其次是文化較為接近的日本、韓國人。不管私下約吃飯還是遊玩,她都首先會選擇亞洲人,其次才是美國朋友。Yi說中國留學生「抱團」的現象並非刻意避免跟美國人交友,大部分中國學生都有融入美國的意願,但同是中國人,交流方便、談得來,自然而然就會一起玩。
除此以外,語言障礙是最關鍵的影響因素。「我覺得我的英文還不夠好,有時會聽不懂美國同學說什麼。」
25歲的中國留學生Lizzie已經在美國生活了五年,跟Yi差不多,她也會時不時跟美國同學聚聚會,但核心的交友圈子仍然是分享「革命情感」的中國人。她自認至今仍不能完全掌握和美國人社交的技巧,和同事、同學相處的時候,不容易找到共同話題。她認為「中國同學更明白人在異鄉的感覺,更願意互相幫忙」。
Yi則覺得,回國後或許會漸漸跟外國朋友斷掉聯系,中國朋友卻有可能會是一輩子的朋友防水。

Posted in 隔熱紙推薦, 隔熱紙透光率 | Leave a comment

任何想法都可以交流防水

「要想全面了解達賴,防水只能多聽多看,中國官方的聲音是一面,達賴那邊的聲音是另一方面。此外,也可以多看看相關的研究著作,比如藏學家戈爾斯坦(Melvyn C. Goldstein)的《西藏現代史》(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二卷和第三卷,有大量內容涉及達賴1950年代的活動。為了能多聽多看,中國學生要學好英文以及其他一些必要的技術,如果藏文也學會那就更好了。」

27歲的中國留學生Yi,剛剛到美國兩個月,目前就讀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
「師生的國籍、背景和思想各種各樣,任何想法都可以交流。」對Yi來說,美國大學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這種「前所未有的多元化」。
自上世紀中開始,像Yi這樣,懷揣著對美國高等教育憧憬的國際留學生,源源不斷地來到美國,每年的人數呈倍數式增長。改革開放後,美國更成為中國留學生的首選。
拋開制度和社會等因素,國際影響力大、學科項目更為豐富、專業相對發達,是他們選擇美國的幾大原因。
根據非營利組織國際教育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以下簡稱IIE)最近一次的統計報告,2014-2015學年共有九十七萬五千名國際學生來到美國求學,其中中國學生數目居於榜首,達到三十萬四千人,佔總數的三成多,之後依次是印度、南韓等。
「能夠吸引到中國學生報考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我們感到很高興,」密歇根大學校長施萊賽爾(Mark Schlissel)接受端傳媒專訪時說,「我們錄取的學生都非常有天分、勤奮。防水離開自己的國家,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求學,是十分需要勇氣的。」

Posted in 隔熱紙推薦, 隔熱紙透光率 | Leave a comment

如果對此覺得有懷疑防水

防水這些傳聞來自於2009年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的一次風波。卡爾加里大學於2009年授予達賴喇嘛法學榮譽博士學位。當時正值08年西藏騷亂、奧運聖火傳遞風波之後,爭取藏人獨立、反對中國政府對西藏管治的團體與中國政府在國際上輿論戰不斷,氣氛甚為敏感緊張。在這種特殊背景下,卡爾加里大學被中國教育部從其推薦大學名單上剔除了下來。但根據加拿大温哥華中國領事館了解稱,教育部的學位認證照常進行,並沒有對大學的學生造成實際影響。
2008年西藏騷亂及奧運聖火傳遞風波引起國際輿論不斷,氣氛敏感緊張。圖為08年,美國紐約對相關議題的示威。
2008年西藏騷亂及奧運聖火傳遞風波引起國際輿論不斷,氣氛敏感緊張。圖為08年,美國紐約對相關議題的示威。攝: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較之於教育部對國外大學學位的認可,對於中國留學生群體來說,驅動他們對達賴喇嘛,或其他被中國政府視為「敵對勢力代表」的人士作出反應的基礎,是他們對這些人物和相關歷史的認知。
對UCSD此番爭議,阿依帕克認為,中國留學生,無論是個人還是組織,如果認定達賴喇嘛是個分裂分子,不應該走上UCSD的講台,那就通過各種途徑去表達自己的聲音和訴求,防水如果對此覺得有懷疑,就要努力多看書,多去了解複雜和多面的歷史。

Posted in 隔熱紙, 隔熱紙品牌 | Leave a comment

前所未有的政治實踐挑戰防水

UCSD中國學生會:從請示領事館,到「不講政治就行防水」
對於UCSD的中國學生組織而言,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政治實踐挑戰。
在UCSD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2月3日發出的聲明中,除了指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還稱:「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已於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取得聯繫,並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這引起了外界不少關注,更被許多人解讀為中國政府直接干預美國大學言論自由。古懿就在文章中稱:「UCSD中國學生會定期向外國領事館彙報,向一個外國政府密告學校的一次演講,並發誓用『強硬手段』破壞達賴喇嘛尊者的訪問,這表明他們完全不是自稱的非政治性學生團體,而是一個外國極權政府輸出言論審查的工具。」
CSSA的負責人、UCSD本科生姚同學接受端傳媒採訪時則表示,領館對此事的回覆是「在事情惡化之前不會出面」。姚同學也說,他們和領館關係並不密切,「基本就是逢年過節去洛杉磯參加一些文化活動,甚至連經費都很多久沒有跟領館要過了。」
隨着爭議擴大,CSSA傳遞的信息也逐漸温和。姚同學說週三(2月15日)會與UCSD的校長談話,希望校方出兩份通告,保證演講不涉及政治,同時希望能夠在「西藏的精神領袖」等措辭上更加謹慎一點。「我覺得只談宗教信仰和環境保護之類的,出於言論自由的角度我們沒法說什麼防水。」
姚同學說:「這是我們幾個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件,反應比較倉促,一開始有很多措辭非常不妥。在把聲明發出去之後,我們看到微信後台的回覆和大家的反應,也開始更多的討論真正讓我們不滿的是什麼,我們到底想達到一個什麼結果。」
想全面了解達賴喇嘛,「只能多聽多看」
對於中國學生來說,這次演講還夾雜着許多其它擔憂——學生中流傳着這樣一種說法:「達賴喇嘛去哪裏演講,哪裏的畢業證回國就不會被承認」。

Posted in 大樓隔熱紙, 汽車隔熱紙 | Leave a comment